“数字化”是如何主导大型商超生死的?

2022-06-01 11:02:19
钛媒
杨秀娟
文章摘要: 很多零售企业也正在进行这类尝试。物美自己做了多点APP,并在增强自己的数字化转型升级能力之后去赋能其他商超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而永辉超市很早就推出了超级物种,之后又进行组织机构调整,改造卖场为会员店模式。

风暴来临,零售始终站在受市场冲击的第一线。

美国最大零售商沃尔玛一季度财报不及预期,净利润同比下降25%,股价当即遭受重挫,下跌11%,直接创下沃尔玛的最大单日跌幅,总市值蒸发约3100亿元。

这家耳熟能详的零售商在过去一年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据相关数据统计,2021年,沃尔玛在中国关闭了近30家大卖场。甚至开业25年的大陆首家沃尔玛深圳洪湖沃尔玛、开业15年的北京朝阳沃尔玛等标志性门店都在闭店之列。

不仅是沃尔玛,近年面临撤场问题的大卖场越来越多。开业22年的深圳家乐福梅林店在5月初因租约到期停业;曾经在中关村开了20余年的“亚洲最大超市”家乐福亚洲旗舰店在今年3月闭店;还包括经营16年的家乐福沙坪坝店、经营20年的广州家乐福万国店,以及家乐福南昌上海路店都在今年闭店……根据统计数据显示,从2018~2022年短短四年间,家乐福在中国一共关闭了80家门店;其中,2021年一年少了有23家。

经营16年之久的麦德龙万泉河超市也于同年4月关店。大润发、永辉超市、联华超市、华润万家也关掉部分店面。据钛媒体App统计,19家商超上市企业2021年共关闭门店800多家,而联华超市以249家居首。

到底是什么引起了大型商超纷纷闭店?闭店是否就一定意味着丧失发展机遇?上帝关上一扇窗时,大型超市的的另一扇门又开在哪里?

外资商超撤退,大型商超转型阵痛

“目前大型商超正处在转型期,关停并转成为行业的一个现象。”谈到当前大型商超闭店现象的时候,零售电商行业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对钛媒体APP表示。

在他看来,大型商超的闭店本质上是市场竞争中的优胜劣汰,尤其是外资零售企业在当下国内的竞争环境中并不好过。

近几年,家乐福48亿元卖身苏宁易购,退出中国市场。英国最大零售商TESCO以25亿人民币的价格将在华资产出售给了华润集团。外资零售在国内频频碰头。

“外资企业本身在中国遭遇水土不服。目前中国的零售业业态丰富,竞争加剧,线上线下数字化的升级让外资企业无法很好的应对。叠加疫情的影响,外资商超在国内发展遭遇一些困境。”

庄帅还表示,“新的业态,比如前置仓社区团购,盒马仓店一体、以及新的外资对手Costco会员店模式等进入中国。目前的竞争不是单纯的线上线下的竞争,而是多业态的线上线下融合。在数字化转型的大趋势背景下,部分超市无法适应这种转型,也没办法快速本土化和进行适应中国市场的数字化升级,以应对这种创新的数字化转型的竞争,这才是关键。”

外资商超的溃败给了中国本土零售“翻身”的机会。但本土零售想要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立住脚,也要及时转型升级。固守传统,就算了翻身时机,可能也把握不住。

微盟集团执行董事、智慧商业事业群总裁方桐舒对钛媒体APP表示,“疫情反复背景下,近年大型商超卖场受到的挑战很大,卖场中的诸多品类受到电商和智慧零售的冲击。冲击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量的分流,二是利润的分流。具体来说,线上零售和疫情影响均分散了线下客流量,但相当多的卖场还没有做好智慧零售,特别是线上的准备。此外,原本大卖场整体经营效率和性价比比较高,但是现在零售渠道,特别是线上渠道,整体成本降低了很多。

“线上的冲击带来的是连环影响。比如说品牌商、经销商,它原先的渠道主要是大卖场,那现在它的渠道多了,每个渠道的平台商不一样,定价策略、营销策略也不同,商家选择范围更大,自主定价权限更高了。这对卖场而言,就是招商的困境,入驻新商家难,商家入驻后卖场也可能不再具有很高的定价权。而对消费者来讲,同一个商品,在不同的渠道,看到的价格是不一样的,活动也是不一样的,也有了更多比价的空间和选择。这些都对大卖场的品类结构和利润产生冲击。”

在方桐舒看来,线下实体面临的问题首先就是空间限制;其次触达客户的方式太单一;再则线下做营销活动的成本高;最后是消费者购买渠道变多带来的分流。但线下的物流优势、及时性优势等也不可忽视。

所谓船大难掉头。大型商超的转型可不是一蹴而就的,既要把握时机,又要做对方向。

“船越大,可能冲击的面会越多。相比大型商超,中小型超市运营成本各方面都低一点,而且应对灵活,比如说,在疫情期间,生活服务类的中小型生鲜商超等,遇到突发情况马上就可以转变策略。但是大型商超这样去转变,就需要更长的时间。”方桐舒对钛媒体APP表示。

线上业务加持,进入全渠道经营

传统商超闭店的同时,一些新兴零售业态却在遍地开花。盒马X会员店“三连开”,麦德龙会员店开出将近20家,家乐福数家大卖场改造成仓储会员店重新开业,全球最大的会员超市开市客(Costco)落户苏州,就连传统零售企业永辉也在大举转型仓储型超市。

当前零售模式早已不是之前单一的模样。但无一例外,它们都进行了数字化改造。

“实际上,现在大商超也有很多经营的好的企业,像中百仓储、永辉超市、山东的家家悦、河北的北国超市等,它们要么就是区域化经营很强,要么就是快速的进行转型升级,加入了线上业务部分,加速了线上线下融合的力度,快速实现转型升级,获得新的增长。”庄帅对钛媒体APP表示,“现在线上对线下已经不是冲击,而是跟线下业态进行深度融合,共同发展。我认为这是目前演变的趋势。”

方桐舒也持有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商超不应定位自己是线上还是线下,一定要做全渠道。线上线下是共存共融的。”

在他看来,商超零售已经进入全渠道经营的时代。对于大卖场而言,要尽快开始全渠道的布局。线上线下的一体化包含经营、营销、管理等多个方面。商超卖场从传统商超走向智慧商超,首先要打通线上线下全渠道的经营场景,让线上和线下融合起来。这个融合是整个供应链融合、整个营销的融合以及产品的融合。

很多零售企业也正在进行这类尝试。物美自己做了多点APP,并在增强自己的数字化转型升级能力之后去赋能其他商超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而永辉超市很早就推出了超级物种,之后又进行组织机构调整,改造卖场为会员店模式。

接受钛媒体APP采访时,家乐福表示,目前依托电商平台的仓储网络、物流和数字技术,家乐福全面完成了包括供应链链路、商品主数据、门店运营、库存、价格、物流、人事、财务收银和大数据等各大基础模块在内的业务系统升级改造。同时,上线了家乐福小程序以及入驻淘鲜达、天猫超市等三方平台,完成了近场、中场与远场的全渠道运营。

面对着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及早转型的商超经营策略转变更灵活,例如家乐福通过小程序进行社区集单团购。

就如方桐舒所说,“社会不断地变化,消费场景与业务也在不断变化。数字经济成为大趋势,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进一步加深。突发的疫情让数字化转型变成了企业必须要做的事。”

大型商超转型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目前一些决定权慢慢转移到供货商手上。哪个渠道赚的多,供货商更倾向哪里。想要更好地发展就必须解决供货商的需求。供货商更多考虑的是销量和利润。大卖场如何解决供货商的问题,降低成本,提升销量和利润呢?整合所有的渠道,做全渠道的营销。”方桐舒对钛媒体APP解释到。

数字化,未来线下零售必经之路

每一次行业的转型升级,都是企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转型成功,皆大欢喜;转型失败,被市场淘汰。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曾公开谈论企业转型。他说,“简单来说就是传统企业+数字化,结合起来就是新企业。这种说法对不对呢?理论上是对的。但是我觉得实施起来很难,好多企业转型转死了,转好了市场还是你的,转不好,那么油锅是你的。”

零售企业转向同样如此。深耕行业多年,方桐舒表示,“数字经济一定要通过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的融合,做进一步的加深。这个才是未来线下零售突破自己、突破瓶颈、突破发展的必经之路。

为了更好地在市场活下去,线上线下零售渠道都进行了全新的探索,这或许给大型商超的转型带来启发。京东到家链接京东小时购,美团打通跟各种超市的连接、超市开展社区团购业务,有些区域性的小型商超、社区店,尝试电商一体的模式啊,甚至有些超市尝试前置仓模式。

“原来卖场可能限于10公里以内,现在可以针对10公里以外。原来可以通过线上消费,现在可以引导到线下,在一定程度上,比原来的势能大了N倍。”方桐舒多次对钛媒体APP表示,“线上与线下结合,商超的物理空间就打开了。”

谈到如何转型时,他说道,“一个上海的大卖场可以做全国的生意。原先方圆10公里以内,可能只有几万人。但是放眼全国,有可能是一个亿的消费群。因此,首先要做的是全渠道的布局和一体化经营,覆盖线上线下各类经营场景,聚合多类型流量。其次,要做私域流量池的构建。聚焦单客价值,注重会员运营,对会员进行全维度的分析和精准的营销,并提升消费体验。另外要改变经营方式,进行全价值链的数字化转型,将整个业务和经营管理过程有步骤地逐步实现数字化。这些都需要一整套智慧零售系统。”

“第三就是全业务的统一管理,包括它的供应链。全部通过数据化管理,效率是非常高的。立马就可以看到哪个货在哪个货架上、价格如何,可以随时改价。同时可以随时发现,哪个货缺货了。通过云仓储可以调用最近的仓库货物,最快速地进行补货。所有这些需要一整套的智慧零售系统。”

对商超转型的做法,庄帅认为主要有四方面,他对钛媒体APP表示,“面对竞争的多业态和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以及线上线下融合的这种趋势,超市的应对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一是组织和体制上的变革;二是加大技术投入,提升数字化的能力,调整品类结构,来满足消费者的多样化的需求;三是更好地跟线上平台,像京东到家、美团闪购去结合;四是自建线上平台和尝试创新业态。”

商超转型升级的趋势下还催生了智慧零售、智慧商业服务商。方桐舒所在的微盟集团就是国内领先的智慧商业服务提供商。据他表示,“(微盟)目前可以百分百去满足中小型商超整体的数字化转型服务。超大型商超90%需求可以实现。另外10%需要通过定制实现。”这足可以说明,商超数字化转型进入了相对成熟的阶段。

无论是线上线下融合,还是开创消费新场景等方式,零售企业正在转型升级的道路上加速前进。数字化也将成为零售企业在未来市场搏杀的重要手段之一。中国零售行业注定将上演更精彩绝伦、复杂巧妙和多元化的新商业故事。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莎莉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