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化、数字化为制造业如何赋能?

2020-12-28 09:00:02
企业数字化咨询
彻纹
文章摘要: 随着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VR技术、区块链、工业互联网等技术变更将带来大量创新发展的机遇,随着未来“云计算、工业互联网”等有利于企业数字化的新基建政策随之落地,企业数字化将进一步迎来裂变。

应知乎网友提问,互联网化、数字化能够给制造业带来哪些?根据自己项目上的一些调研结果与思考,分享给大家。

两者之间的关系

近几年工业界的关键词汇的流量担当莫过于“信息化、数字化、互联网化”,相关论文、新闻、项目几乎随处可见,因为它不仅代表着国家政策,在部分层面还体现了高科技、高认知甚至是时尚前沿,所以对于一个制造业相关的从业者来说,如果近几年没有听到过企业数字化、互联网化+制造业的话,那么几乎是大概率被时代没有打招呼的抛弃掉了。

关于信息化、数字化与互联网化三者的关系我们通过下图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很显然数字化包容了信息化,但不完全包容互联网化。信息化属于数字化的子集,实现了信息化,只能说是完成了数字化的一部分工作,比如信息化过程中很可能只是通过信息化系统将一部分业务实现了数字化。但是如果说一家企业较好的实现了数字化,那么则必然实现了信息化,因为全面的信息系统是企业数字化的前提,实现企业数字化的重要手段之一肯定是信息化系统。

而互联网化与数字化交集比较多,但又不完全一致。互联网化的大多数技术理念、管理理念、组织运作理念,都和数字化是相通的;但是广义的互联网化,要比广义数字化的范围宽泛一些,比如魏家凉皮通过美团打开线上销售渠道,属于广义上的互联网化,但是由于内部管理让然还采用人盯人的方式,并没有实现基本的信息化建设,所以没有实现广义上的数字化。

所以我们可以简单概况企业数字化指的是企业内部设计、制造与售后服务的数字化,而互联网化更多的只销售端与客户的互通互动。

天时地利人和

2020年的黑天鹅事件,而且也正值中国制定“十四五规划”。在后疫情时代,全球供应链重构,中国制造业凭借完备的产业链进一步强化了在全球供应体系中的优势,享受次轮全球经济刺激的红利。历史告诉我们:每次危机都会出现并购重组的机会,都会出现新技术、新产业革命。而企业数字化很可能会借到这样一场东方,但是企业数字化不是为了单纯的数字化而数字化,肯定是结合了某些业务合并而来的数字化行为,而工业互联网则成为了企业数字化的一把利刃。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在支持“浙江十万企业上云”活动上强调说,今天中国工业企业现有庞大设备,如果通过数据智能技术唤醒的话,将带来巨大的价值。“对于不同的企业来说,云是什么?云是一个超级载体,我们叫超级武器。云不是直接要帮企业解决什么,但云会像‘地板’一样承载着物联网和工业大数据等,以及工厂端、生产端、服务端等分门别类的部门,通过云这个超级载体融合起来。阿里巴巴也一直在强调互联网+云为:产业升级的超级载体。并且腾讯也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已经入股树根互联(母公司三一重工)C轮8亿人民币,促使树根互联在工业互联网大战中得到资本的助力,因为我们之前的文章也谈过,工业互联网由于定位是工业级平台,单纯靠技术或者单个项目去推进肯定行不通,所以资本的助力甚至会决定其生死。

但是如果说非要黑一下树根互联这种以设备数据采集为核心的业务定位的话,树根互联以工程设备维修往售后服务端拓展,也能够通过网络协议打开设备实时状态数据,阿里公有云完成了常规企业信息化实施阶段的服务器采购、终端采购等内容,看起来相得益彰,但是问题在于树根目前还只是重点完成了设备数据采集与售后阶段,也就是说企业内部的数据根本没有打开,他们所做的是处于单项应用与综合集成之间的一部分内容,与上下游产业集成相去甚远,对于工业级平台来说更为时尚早,而且也只是找了个软柿子捏。

因为工业互联网的定位应该是全业务流程体系,不只是涵盖狭义的售后环节,还包括研发、运营、服务、报废等全生命周期环节;不只是聚焦在设备数据采集,还包括车间、企业、企业联盟、外部资源等多层次业务;不只是关注设备OEE,还需要关注产品质量、客户响应敏捷度、可持续性(绿色制造等)、项目计划、成本等综合要素。整个业务体系当中最容易实现的莫过于三维设计、设备数据采集,所以企业数字化最艰难、最耗时的在于企业内部制造端数据打开,所以说树根捡了个软柿子也毫不夸张。但是目前以代理商、生态合作伙伴的合作方式也能够解决一部分问题,只是这样将不能掌握企业内部最核心的业务流程与数据,也就是说root cloud平台很可能没有机会经受企业内部大量业务、不同行业的历练,除非树根的话语权能够大到促使让生态伙伴以root cloud平台为基础进行业务功能开发。

工业互联网让客户成为真正的大爷

正如中国工业互联网白皮书中所言:美国、德国、中国等国家的制造业发展战略的核心是借助信息化的新技术手段,打破传统的制造业发展模式,重塑制造业体系和行业边界,并拓展新的商业模式,从而占领价值链高端。根据上述我们不难分析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内容在于制造业发展模式、商业模式,企业内部提质增效会倒逼企业实现智能制造升级,诸如树根互联这种与以单项应用(设备数据采集)为突破,形成一部分设备租赁、设备售后服务等新模式也是正应主题,虽然是万里长城第一砖,但至少方向是正确的,如果能够站在制造端打通上下游实现产业协同,那么更将如虎添翼。

如果说智能制造与工业互联网的最终目标都是新的产业模式,那么通过面向C端的互联化给传统制造业有两方面的指导:

1)以客户为中心

当今市场已经由以产品为导向的模式,逐步转变为以客户为导向的模式,快速响应客户需求、提供差异化和个性化服务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和新的利润增长点。在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方面,允许在设计、配置、订购、规划、制造和运营等环节能够考虑到客户的特殊需求;在客户参与方面,客户可以对产品研制的过程进行全程参与、互动和及时跟进,比如现在部分餐厅开放的透明厨房一样,用户可以随时通过查看厨房情况,美团外卖也能够实时跟进订单的配送状态;在产品服务方面,产品即服务的模式成为一种趋势,比如购买手机时可以购买碎屏险、延长保修期等金融服务,最后以旧换新实现废旧零件增值回收利用。

通过种种能够最大限度的只是以产品为载体,拓展更多的金融、售后等服务,同时在产品交付之前获取客户更大的信任与参与度,从而增强获客能力。说人话就是:完全站在客户角度解决客户问题,打破客户疑虑,围绕客户实现载体产品的全生命周期服务。

2)拓展智能产品

如果说以客户为中心是为了实现获客能力增强、延展客户服务范围,那么拓展智能产品完全是为了更好的客户体验,正如下图新旧词汇对比表那样,之前的耳机升级为如今的可穿戴设备,这个不仅仅是名词概念上的升级,而且是打破传统产品定义与竞争的限制,依托智能互联为客户提供数据互联的服务。在为客户之前原有价值的同时,也为制造企业带来新的竞争力。智能互联产品可以是物理产品,也可以是联接产品的系统。互联网中手机、车联网、可穿戴设备等内容时时刻刻都在给传统制造业引路。

如果实现以上以客户为中心、智能产品,则会在三个方面对现有的业务场景实现有力冲击:

1)由于智能产品存在,行业界限会被打破,比如互联网公司没有汽车却开了个出租车公司(滴滴)、美团没有厨房但是成为了最大的外卖服务,新闻机构(今日头条)成为目前互联网最大的广告运营商。卖拐棍的为人寿保险提供健康数据。

2)由于需要以客户为中心,那么需要大量数据交互,则会对计算服务硬件要求进一步提高,会催化出人工服务、云计算等新的技术,比如在传统音响中集成大量语音识别与人工智能服务,形成了小爱同学、小度等多种实用或者娱乐的方式,提升客户体现。

云计算与工业互联网紧密结合

随着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VR技术、区块链、工业互联网等技术变更将带来大量创新发展的机遇,随着未来“云计算、工业互联网”等有利于企业数字化的新基建政策随之落地,企业数字化将进一步迎来裂变。而工业互联网作为企业数字化当中的一把利刃并不仅仅是在传统业务模式上的新技术引入,其目标是引入先进技术、先进理念和方法,以推动业务模式的转型升级,也催生一些新的业务形态,从而创造制造业企业和行业的新价值增长点。新的模式如:产品即服务、众创、个性化定制、云制造、远程运维等。

IAAS层:以计算资源为核心,重点客户有阿里、腾讯、亚马逊等,能够给行业提供整体计算资源的都是资本、技术兼备的公司;

PAAS层:目前已经达成共识,工业互联网是以操作系统为核心的,而操作会是适配各行业的各类业务,目前表现为华为、阿里、海尔、树根等各类二次开发平台;

SAAS层:本层是面向企业端应用的系统软件,涉及范围最大、功能最全、跨度也最大,但同时也是企业能否实现数字化转型的最基本考核之一,因为IAAS、SAAS客户根本接触不到,直接面对客户的就是SAAS应用。所以尽管不同企业现在很可能定位做IAAS、PAAS,但是最终的交付给客户的肯定包含某一类型SAAS产品,因为如果不具备给客户交付信息化系统的能力,那么很难接触到提需求的一线用户,那么在这个行业当中的路途穷且极艰。

如果站在云平台的角度就更加能够深刻理解腾讯与树根互联的联姻了,因为腾讯主要提供IAAS层公有云计算资源,而面对工业领域的PAAS平台的需求,很显然腾讯自己的开发平台由于其宽泛性已经力不从心,那么刚好树根提供的工业领域平台rootcloud弥补了腾讯在工业领域沉淀不足的问题,而且SAAS领域设备数据采集、售后服务与腾讯企业微信形成充分互补,打通企业协同与售后数据,但这个时候如果树根有自己的制造运营平台将如虎添翼,但是可惜目前还没看到这样的商业布置。

内部变革催生剂

如果某个企业业务没有新的发展,而且产品也是稳如泰山,那么年轻人的机会并不太多,因为资历会成为升职的一个最核心的考核指标。但是如今信息技术、云计算等新技术催动企业形成新产品的同时,也对企业内部组织架构构成重大冲击。

企业业务价值链体系上的业务活动及管理流程将发生历史性的变化,各部分的职责定位及协作流程也将随之变化,并使得组织体系不断进化。如:大数据中心管理需要新的业务部门,传统的IT部门也需要与设备运营管理部门进行整合,产品运营方式的转变也需要新的客户服务部门提供远程运维等。这样只能用一句话概括: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我们可以大胆预言新的技术会促进企业扁平化管控与去中心化,充分调动个人的主动积极性。

推进企业数字化转型注定会打破传统业务体系,催生新的业务模式,推动企业的业务转型升级,这势必将对应用体系进行重新地构架和边界定义。

数字化、互联网化唇齿相依

结合中国、美国与德国在企业数字化当中各个政策的共性特点分析,可以对企业数字化转型有一个统一的归纳理解,即工业技术、信息技术、运营技术的集成体系。

•信息技术:用于管理和处理信息的技术统称,包括设备联接、传感、计算机与智能、通信和控制等技术。信息技术是业务应用的支撑。其实信息技术的作用不言而喻,因为智能制造的定义核心就是指信息技术与高端制造技术深度融合,贯穿与设计、工艺、制造、售后等各个业务环节,形成产品自感知、自决策等智能化。重点在于提升制造业务环节数据共享、赋予产品决策/数采能力,我们也仿佛看到了以客户为中心、智能产品的影子在其定义当中。

•工业技术:包括专项技术、产品、业务三个维度。其中,业务指围绕专项技术和产品的业务体系,当高端制造技术与信息技术结合之后注定会产生大量业务数据,那么业务数据也会反哺业务过程,实现设计、工艺等多方面优化升级。

•运营技术:整体来讲包括工厂运营和产品运营两个维度。其中,工厂运营包括设备操作、车间运营、企业运营三个层面,重点在于企业内部通过数据共享、数据可视降低甚至杜绝窝工现象;而产品运营则包括企业远程运营、客户现场运营二个层面,如果说工厂运营重点是以企业数字化为核心的,那么产品运营则肯定以互联化为重点,因为产品运营层面更多是以销售、售后服务为基础的。比如最近非常火爆的社区团购就属于客户现场运营,但是并没有实现企业数字化,因为菜品生产、收割、包装以及运输等信息都是黑盒状态。

所以互联网化作用于外部销售端客户运营,用于拓展销售渠道与部署销售网络。但是数字化更多是面向企业内部打开企业业务、管理运营的黑盒状态。两者唇齿相依,如果缺少企业内部数字化作为数据基础,互联网化只是打开了销售端的展示窗口,但是真正的获客能力(以客户为中心)、智能产品(夸行业服务)难以实行,因为单纯的互联网化极有可能导致企业内部数据都是人为手工维护的,由于数据的不准确性、延迟性等等原因会造成互联网化的效果大打折扣,因为仅仅相当于多开了个门面,之前在实体店销售而如今可能在京东、淘宝等多维度部署电子商务,对于新模式的促成基本毫无作用。

互联网化、数字化成熟度

面向制造业企业未来业务转型方向,结合行业与跨行业的最佳实践,从数字化、互联网化两个维度总结了各个环节未来业务的转型之路,从设计/工艺、制造、服务与客户端销售等方面定义了不同的成熟度等级及其配套的应用能力,如下表所示,为企业信息化能力评估提供参考依据。

综合来讲,传统制造业的互联网化由于企业被C端电子产品的销售模式所培训,进展会稍微快一些,同时最大的原因也在于销售端会更快的获取最大的利润;但是站在整个企业数字化、互联网化的成熟度的维度上来看,在互联网化与企业数字化融合比较充分的情况下才会衍生出大量新的商业模式,才真正步入到工业互联网的目标范围。但是由于企业内部由于管理标准、管理理念、业务模式、行业特点等等原因造成企业数字化非常困难,困难到即使是企业数字化方面的领头羊企业也不敢轻易碰触,造成了目前互联网化相对比较超前,部分已经在探索成熟度为L4的业务场景,但是企业内部数字化让然处于成熟度为L2的窘境。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