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时代下基于数字视效技术的数字化表演

2019-11-04 16:53:14
第24次眨眼
文章摘要: 伴随着第三次科技革命的兴起,信息技术的进步与数字设备的普及,人类进入数字化时代。源于人性中普遍存在的猎奇心理加之科技的更新换代,人们对于电影的审美诉求也随之发生变化。

信息化时代,为了更好的发展各行各业都纷纷开始进行数字化转型,可以说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今天我们不聊制造业、医疗等行业的转型,主要聊医疗信息化时代下的电影的虚拟制作与数字化表演。

“正如巴斯库姆(Buscombe,1977)所言,技术变化要取得成功必须能够满足某种特定的需求”。安德烈巴赞基于心理学维度将1895年电影的诞生归为人类的“木乃伊情结”,试图通过活动影像的捕获保存生命运动,再现世界的完整;1927年华纳兄弟公司制作的歌舞片《爵士歌王》标志着声音作为一种新技术正式进入电影,某种程度上,推动着电影沿着“真实性”的电影美学迈进;伴随着第三次科技革命的兴起,信息技术的进步与数字设备的普及,人类进入数字化时代。源于人性中普遍存在的猎奇心理加之科技的更新换代,人们对于电影的审美诉求也随之发生变化:某种意义而言,数字视效技术在电影领域中的高度介入,已然打破了电影基于“摄影影像本体论”的真实再现,逐渐被一种可感而无具身性的虚拟性所替代。也正因为如此,其在颠覆电影制作方法与创作流程,形成一种不同往昔的虚拟制作模式的同时,也推动着数字视效技术从之前主要解决场景空间与异类生物的可实现性问题,向“生物工程”时代迈进,而“数字化表演技术”作为生物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然成为当下国际上关注热度较高的研发领域。

基于数字视效技术的数字化表演

由数字视效技术的迅猛发展所带来的一系列重大变革,可以借用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于1995年在《数字化电影制片》前言中的一段话加以概述:“视觉娱乐影像制作的艺术和技术正在发生着一场革命。这场革命给我们制作电影和制作其他视觉媒体节目的方式带来了如此深刻的变化,以至于我们只能用出现了一场数字化文艺复兴运动来描述它••••••整个数字领域都是电影制作人员和讲故事者学习的课堂,他们在结业的时候就会明白: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3]纵观数字视效技术于电影制作领域的发展,那些源于人类想象的,换言之,即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场景抑或异类生物等数字角色,均基于数字视效技术成为了可能。此时,技术仅仅是作为一种辅助电影叙事的工具存在。然而,在数字化的电影时代中,除场景、服装、舞美等将在虚拟拍摄过程中被数字化实时更替,演员也将最终被数字演员所替代。因此,这必将导致传统演员的表演形式走向“数字化表演”(Digital Performance)之路。

(《指环王》中利用动作捕捉技术饰演咕噜的安迪•瑟金斯)

正如詹姆斯•费伦(James Phelan)所言,一部叙事作品所具有的魔法魅力,不仅仅在于创作者如何表达,更在于叙事进程中如何有效地唤起,并且严密地编织了观众在认知、情感,以及价值信仰与伦理道德等方面的反应。[4]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之所以能被观众接受并产生共鸣,最关键之处在于它是否具有“可接受性”,是否能够触动观众内心。正是基于此,数字化表演在强调数字角色通过影像再现,建构真实之感的同时,更聚焦于角色自身的情感传递。

与传统真实出演影片的演员不同,数字演员一般是指影片中并非由真实人类作为物质载体,而是经由数字技术制作并担任片中角色的演员。因而,数字化表演主要包括以下两种形式:一是表演者与银幕上的角色具有一致性。例如,近期上映的李安导演新作《双子杀手》中的由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所饰演的那个比自己年轻了25岁的克隆人“小克”。二是表演者与银幕角色形象的不一致。比如,《阿凡达》中的外太空人类、《阿丽塔:战斗天使》中的阿丽塔等。[5]上述两种基于数字化表演的演员,从表情、动作到角色造型等均是实时数字化的。通过对真实演员的面部(包括表情或纹理等在内)与肢体动作进行扫描与捕捉,将采集到的数据上传至已初步建立的数字角色。其中,针对演员面部的采集一般借助于头戴式相机,动作部分的需身着跟踪服装。继而,对传入的数据进行权重分析后,再对骨骼系统、肌肉系统、脂肪系统进行依次驱动,待最终完成表皮绑定,数字演员便可以同真实演员一样灵活运动。需要注意的是,这其间必然也要将地球引力与风荷载等因素考虑在内。以本土影视视效制作团队诺华视创为例,该公司所研发的高精度人脸数字扫描系统的主要目的即为建立演员的数字表情库,从而为演员的数字化表演提供可能。

(高精度人脸数字扫描系统——诺华视创提供)

纵然,数字视效技术为电影领域带来了全新的表演手段,但由此也引发了关于数字化表演的新课题。抛开技术系统更新升级方面的困难,仅就表演本身,首先,数字演员是否能够精准地把握并演绎出角色的神韵,将真情实感传递给观众;其次,相较第二种“不一致”的表演形式,当表演者与银幕角色一致时,其角色本身是否能够同真实演员一般自然生动,对于数字化表演而言,都是极具挑战性的。

亟待建立的数字角色资产库

某种意义上讲,1975年美国导演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第一次将数字视效技术运用于电影拍摄的影片《星球大战》,标志着电影开始进入到全新的数字时代。当代计算机技术的迅猛发展,从无到有的电影奇观,从实到虚的视觉转换,对传统电影制作观念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与此同时,也不知不觉地在整个电影产业之中占据了绝对主导的地位。面对这种发展趋势,巴巴拉•格雷德(Bardara Greed,2002)曾就数字角色方面提出质疑,“计算机创造的影像被广泛运用,已经不仅仅用来表示怪兽和外星人,而且用在‘真’人上,针对此种‘虚拟演员’的不断增加,是否有一天我们可能不再需要真人明星了,取代他们的是计算机制作的他们的影像,可以像其所代表的真人一样做任何事情(但是成本更低)”。[6]引发这类问题的争论,在当时主要是由对计算机成像技术的日益重视而产生。时至今日来看,这个问题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即对人物角色数字资产库建立的展望。

(《阿丽塔》中饰演阿丽塔的罗莎•萨拉扎尔)

本文中所提及的数字资产(Digital Asset)仅是就其于影视项目中的狭义性而言,特指在电影制作范畴制作各阶段具有公用性的素材或CG(Computer Graphics的缩写,指利用计算机技术进行视觉设计和生产)资源。基于数字资产可重复利用、易实时变更与修改、可重新构造与组合等特性,数字化时代的电影制作,越来越多的依托于由计算机生产的角色资产、虚拟场景资产和数字特效资产等。简言之,数字资产最关键的一步就是将物体数字化。在数字化表演中,无论表演者与银幕角色是否具有一致性,其运用仪器对于演员面部表情与肢体动作捕捉后采集来的数据,经由权重分析与驱动,从而建构的数字化角色都将作为该影视项目中,一种具有商业符号价值的数字资产存储于素材库中。例如,《指环王》中安迪•塞基斯(Andy Serkis)所饰演的咕噜,以及其在《猩猿崛起》中饰演的凯撒;《阿凡达》中佐伊•索尔达娜(Zeo Saldana)所饰演的纳美人,《阿丽塔》中罗莎•萨拉扎尔(Rosa Salazar)所饰演的阿丽塔等数字化角色。

(《阿丽塔》)

以由二十世纪福斯电影公司出品的科幻动作片《阿丽塔:战斗天使》为例,其影片中由罗莎•萨拉扎尔(Rosa Salazar)所饰演的幸运重生的机械女孩——阿丽塔,作为Weta视效工作室制作的第一个类人类(humanoid)角色,其所具有的非同寻常的意义莫过于令人叹为观止的视效制作以及角色自身所带来的商业价值。全片共计2600个视效镜头,大约40多个数字角色。除制作体量的庞大外,在角色塑造及实时交互的数字化表演方面,更是面临巨大挑战。一方面,电影《阿丽塔》将《阿凡达》中所采用的“动作捕捉”技术(Motion Capture)升级至“表演捕捉”技术(Performance Capture),这也即是说,在演员表演之时,可以对其面部表情与肢体动作同时展开捕捉,在极大地提高制作效率之时,也提升了对于演员表演细节捕捉的要求。

维塔数码动画总监迈克•科琴斯(Mike Cozens)在一次采访中说道,“我们通过引用这样一种‘表演捕捉技术’,将两架相机对着演员的面部,每天拍摄前,在其脸部贴上各种追踪点。此技术能让我们在脸部运动时理解这些点的距离与进深,当你抿紧嘴唇时,你的唇部会向前推移,我们就能清楚感知皮肤是怎样移动,以及这些点是如何在面部移动的”。[7]也正是基于此,当身着全套动态捕捉服装及头盔的萨拉扎尔转换成数字替身阿丽塔之时,其表演才得以更加自然流畅。另一方面,就阿丽塔角色塑造本身而言,其拥有包括眉毛和睫毛在内的47种毛发造型,据统计,在她的头上有超过13.2万根头发、2000根眉毛、480根睫毛,脸和耳朵上有近50万根“桃色绒毛”;此外,阿丽塔的一只眼睛由将近900万个像素制作,且近景镜头没有用传统的动态贴图制作,而是完整地创建了包括虹膜内的丝模型在内的整个眼球结构。[8]因此,“阿丽塔”这一数字角色,在进行数字化表演的探索中,便可转换为一种电影的数字资产,成为数字世界的组成部分。

(《阿丽塔》)

如今,随着数字技术的不断革新,制作一部影片过程中产生的数字角色资产也在日新月异地大幅增长。通过建构不同类别的数字角色资产库,在实现对其快速搜索与有效管理的基础上,使以往积累的数字角色得以充分利用,及时共享;提高项目制作效率,提升数字角色价值。然而,近期上映的电影《双子杀手》中,通过数字技术,将威尔•史密斯“克隆”于银幕之上,以数字化表演的方式与真实的威尔•史密斯同台演绎。[9]因此,这不得不成为电影演员所需忧虑的一个方面。未来的电影演员是否将会被数字角色所替代?未来演员将如何发展?都将成为电影演员亟待思考的问题。

(《双子杀手》中饰演小克的威廉•史密斯)

当下,正处于一种媒介泛化的时代,媒介同媒介的竞争与博弈推动了电影势必要推陈出新以确保自身在社会中存在的可能性。数字视效技术的融入,通过为观众打造一系列如梦如幻的奇观,向观众出售种种神奇的体验,使电影具有其他媒介所不可替代的特征。基于电影未来的虚拟制作发展趋势,数字技术不仅带来了全新的表演形式,也对表演艺术在电影中的应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与此同时,数字角色在数字化表演探索中所携带的商业价值也使其逐渐转换为一种数字资产,且在某种程度上,规范并重构着电影的工业化模式。

(原标题:电影的虚拟制作与数字化表演及其未来)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莎莉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