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8日,能源研究公司Rystad Energy一项研究报告表示:“通过本世纪20年代的自动化和数字化举措,可从勘探与生产上游预算中削减多达1000亿美元。服务公司正在进行自我改造,以帮助运营商解锁这些节省的资金。”

2018年全球3000多家上游公司,在生产运营、油井设施、油田建设和海底设施等业务的资本支出达到了1万亿美元。石油服务公司在海上石油、页岩气开发和常规陆上石油勘探开发的生产预算中都有不同程度的节约。总体而言,石油服务公司通过应用自动化和数字化,开展提速增效活动,大约节省了10%的费用支出。

Rystad Energy油田服务研究主管奥顿•马丁森表示:“许多关键的石油行业参与者正在制定乐观的数字化和自动化目标,但这些目标的实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司之间如何自由地共享数据,以及如何部署商业战略来推动数字化发展。正因为如此,我们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看到全面数字化。不过,根据对2018年资本支出和运营预算的分析,我们认为工业数字化可以轻松节省1000亿美元。”

节省金额可能是巨大的,一些油田服务商希望通过自动化和数字化降低10%到20%的钻井成本,10%到30%的油田设施和海洋石油开发成本。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油田开发或钻井作业服务商都具有相同的降低成本的能力,从国家石油公司(NOCs)到石油巨头(IOCs),再到小型的勘探开发公司,整个产业链公司的工业数字化应用程度会有所不同。因此,到下一个十年末,数字化形成的实际效率和协同效应将接近10%。

Martinsen补充说,除了节约成本,数字化举措还可以通过增加生产时间、优化油藏开发、改善从业人员健康、安全和环境、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等方式提高效益,所有这些都具有显著的价值创造能力。

本轮石油市场低迷迫使上游运营商和服务商努力适应市场竞争环境,最大限度地提高生产效率,或者被迫关闭工厂。服务商之间的竞争目前仍在正在进行中,石油工业数字化产品正在不断推出。仅在过去三个月内,斯伦贝谢(Schlumberger)、贝克休斯(Baker Hughes)和TechnipFMC发布了大量数字化产品。2019年9月17日,斯伦贝谢(Schlumberger)、雪佛龙(Chevron)和微软(Microsoft)启动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数字化项目,此项目的最终目标是从勘探、开发、生产和中游部门多个数据源中获得有意义的信息,将多源信息可视化,可解释化。

数字化的另一个驱动因素是,数据存储和处理成本的大幅降低。通过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提高数据的连接能力,使更多数据能够得到有效利用。不过,连接这些海量数据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例如,一个海上钻井平台的数字系统可需要约5000到15000个传感器。考虑到数字化工作的复杂性,数字化投资将优先应用在新项目上,而老项目不会优先应用。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